阿喀琉斯之死

2013-01-19 99℃

内容提要:  第二天清晨,皮罗斯人把他们国王的儿子安提罗科斯的尸体抬回战船,将他安葬在赫勒持滂海湾的海岸上。年迈的涅斯托耳强忍着悲痛,但阿喀琉斯的心情却难以平静,他对朋友的死感到悲愤。天刚破...

  第二天清晨,皮罗斯人把他们国王的儿子安提罗科斯的尸体抬回战船,将他安葬在赫勒持滂海湾的海岸上。年迈的涅斯托耳强忍着悲痛,但阿喀琉斯的心情却难以平静,他对朋友的死感到悲愤。天刚破晓,他就扑向特洛伊。特洛伊人虽然害怕阿喀琉斯,但仍渴求战斗,他们从城垣后冲了出来。不久,双方又开始了激烈的战斗。阿喀琉斯杀死了无数的敌人,把特洛伊人一直赶到城门前。他深信自己的力量超人,正准备推倒城门,撞断门柱,让希腊人涌进普里阿摩斯的城门。

  福玻斯·阿波罗在奥林匹斯圣山上看到特洛伊城前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,十分恼怒。他猛地从神座上站起来,背上背着盛满百发百中的神箭的箭袋,向珀琉斯的儿子走去。他用雷鸣般的声音威吓他说:“珀琉斯的儿子!快快放掉特洛伊人!你要当心,否则一个神衹会要你的命!”

  阿喀琉斯听出这是神衹的声音,但他毫不畏惧。他不顾警告,大声地回答说:“为什么你总是保护特洛伊人,难道你要迫使我同神衹作战吗?上一次你帮赫克托耳逃脱死亡,为此我很愤怒。现在,我劝你还是回到神衹中去,否则,哪怕你是神衹,我的长矛也一定会刺中你!”

  说着,他转身离开了阿波罗,仍去追赶敌人。愤怒的福玻斯隐身在云雾里,拉弓搭箭,朝着珀琉斯的儿子容易伤害的脚踵射去一箭,阿喀琉斯感到了一阵钻心的疼痛,像座塌倒的巨塔一样栽倒在地上。他愤怒地叫骂起来:“谁敢在暗处向我卑鄙地放冷箭?如果他胆敢面对面地和我作战,我将叫他鲜血流尽,直到他的灵魂逃到地府里去!懦夫总是在暗中杀害勇士!我可以对他明确地说这些话,即使他是一个神衹!我想,这是阿波罗干的事。我的母亲忒提斯曾经对我预言,我将在中央城门死于阿波罗的神箭。恐怕这话要应验了。”

  阿喀琉斯一面说,一面呻吟着从不可治愈的伤口里拔出箭矢,愤怒地把它摔开。他看到一般污黑的血从伤口涌出来。阿波罗将箭拾起,由一片云雾遮掩着,又回到奥林匹斯圣山。到了山上,他钻出云雾,又混入奥林匹斯的神衹中。赫拉看到他,责备地说:“福玻斯,这是一种罪过!你也参加了珀琉斯的婚礼,像其他神衹一样也祝福他的未来的儿子。现在你却袒护特洛伊人,想杀死珀琉斯的唯一的爱子。你这样做是出于嫉妒!今后你怎样去见涅柔斯的女儿呢?”

  阿波罗沉默着,他坐在神衹们的一侧,低垂着头。有些神衹对他的行为感到恼怒,有些则心里感谢他!但在下界,阿喀琉斯的肢体里热血沸腾,他抑制不住战斗的欲望,没有一个特洛伊人敢靠近这个受伤的人。阿喀琉斯从地上跳起来,挥舞着长矛,扑向敌人。他刺中了赫克托耳的朋友俄律塔翁,矛尖从太阳穴一直刺入脑子。接着又刺中希波诺斯的眼睛,刺中阿尔卡托斯的面颊,并杀死许多逃跑的特洛伊人,可是他感到肢体在逐渐变冷。阿喀琉斯不得不停住脚步,用长矛支撑着身体。他虽然不能追击敌人,但发出了如雷的吼声,特洛伊人听了仍吓得拼命逃跑。“你们去逃吧!即使我死了,你们也逃不了我的投枪。复仇女神仍会惩罚你们!”

  特洛伊人听到他的吼声,浑身打颤,以为他并没有负伤。突然,他的肢体僵硬起来。他倒在其他尸体的中间。他的盔甲和武器掉在地上,大地发出沉闷的轰响。

  阿喀琉斯的死敌帕里斯第一个看见他倒了下去。他喜出望外,不由得欢呼起来,即刻激励特洛伊人去抢夺尸体。许多原来见了阿喀琉斯的长矛都赶快逃避的人都围拢过来,想剥取他的铠甲。但埃阿斯挥舞长矛守护着尸体,逐退逼近的人。他还主动地朝特洛伊人进攻,吕喀亚人格劳库斯死在他的长矛下,特洛伊的英雄埃涅阿斯也受了伤。

  和埃阿斯一起战斗的还有奥德修斯和其他的丹内阿人。可是特洛伊人也在顽强地抵抗。帕里斯大胆地举起长矛,瞄准埃阿斯投去。但埃阿斯躲过了,顺手抓起一块石头猛地砸了过去,打在帕里斯的头盔上,使他倒在地上,他的箭袋里的箭散落一地。他的朋友们赶快把他抬上战车。帕里斯仍在呼吸,但很微弱,由赫克托耳的骏马拖着战车朝特洛伊飞奔而去。埃阿斯把所有的特洛伊人都赶进了城里,然后,踩着尸体和满地散落的武器,大步走向战船。

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
» 每日福利
  • Copyright ©2019 故事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免责声明: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互联网,目的只是为了系统地归纳学习和传递资讯,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.本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如若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及时通知我们.